TOP

梁运娟:调研感受——那年那月那人那事
2015-12-20 12:28:27 来源: 作者: 【 】 浏览:748次 评论:0

梁运娟:调研感受——河南周口那年那月那人那事


      这次有幸成为华中科技大学调研小组的一员,随贺雪峰老师一组赴河南省周口市川汇区下面的几个村庄进行了为期20天的调研,二十天如白驹过隙,感慨良多,收获颇丰。很高兴能与学界前辈近距离的接触,面对面的谈话;也对自己能如此贴近农村进行思考、调查感到兴奋。下面仅以较为简单的文字来表达我的心情。
      由于第一次参加田野调研且时间较长,事先做好了较为充分的吃苦准备。而条件出人意料的好:我们一行6人住在村部,空调、铺盖、洗漱用品一应俱全,还有一位为我们做饭的女士。当然,调研强度还是有些大的,每天7-8小时的访谈,晚上3-4小时的总结和讨论,每4-5天一次的大组讨论。一开始在兴奋与猎奇的情绪中还不觉得累,一星期后,随着访谈资料的雷同和无突破性进展,尤其是在访谈过程中会遇到不友善被赶出农户家门的状况而心生倦怠。不过,“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用在哪里都是不为过的。在接下来与农户的持续访问中,收获的不仅仅是几本布满密密麻麻字的记录本,更多的是文字后面的真相和规律。在此,我由衷佩服贺老师还有同组成员对于现象的解释,对于看似不相干现象之间的串联以及从现象拔高到理论的功力。
      在不同的时空不同的访谈对象对同一事件的描述是不同的,真相假相兼而有之,观点与观点之间的碰撞时常出现。有时会感觉自己在坐过山车,高低起伏;有时会感觉自己置身于云里雾里,云里看花、水中望月;有时又觉得自己拨云见日,或者说守得云开见月明。每当进入最后的状态,总是难掩喜悦之情,与同寝室友聊到深夜。
      由于自己一直在学政治哲学,学得确实也不够精深,对一些问题的看法难免浅薄,且思路是一以贯之的从上到下。而且在硕士和博士的学习过程中,已经出现了某种困境:西方哲学、政治学的理论建构都很完美,为何引用到中国就变了味道,甚至很多理论解决不了中国真正的问题。这种脚踏实地的调研,让我找到了一个切入口,由下而上审视农村的运行机制——暂且不论某制度应该是怎样的,先去了解这个制度、这项规则的运行规律和机制,再徐图改进。在此期间,因为观点的不同,没少和贺老师进行讨论甚至是争论,在贺老师的循循善诱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思维存在的误区:首先,自己对于中、西方的现实和理论都没有一个完整、系统的理解,所以在认识问题上存在着偏差,在解决问题上有某种无力感;其次,左右自己的是某些莫名的情绪,无论是对政府的不满、其公权力侵害了个人权利;或是对政策的不满,政策的制定与执行过程中的问题太多,只是一种情绪,我一直以来忽视了这样一个问题——事实原本是什么样的。这次的调研使我从认识上往前迈了一步。
      晚上例行讨论之后,大家会一起散步在大路上赏月、聊天,对于讨论中的问题继续探讨,贺老师总是在不厌其烦的回答问题。在皎洁的月光中,在斑驳的树影中,我似乎想起了古希腊的先哲柏拉图在阿卡德米学园与其弟子边走边传道、授业、解惑得场景。个中美妙感受,只有置身于其中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
      从这次调研中,我学会了用另一个视角来看待问题,用一种谦虚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世界的人和事,希望以后能多参加类似的调研,真正了解中国农村并为农民们做点实事。这只是我作为中国知识分子的一个小愿望、小希冀。

2011年8月3日
                                             梁运娟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赵晓峰 张红:从“嵌入式控制”到.. 下一篇李宽:学术调研过程中的伦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