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现代农业发展与技术推广机制创新——以杨凌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为例
2015-12-20 12:47:29 来源: 作者:郭占锋 张红 【 】 浏览:939次 评论:0
现代农业发展与技术推广机制创新*
——以杨凌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为例 

郭占锋【1】
 张红 【2】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村社会研究中心,杨凌 712100) 
 
      摘 要:相比传统农业,现代农业需要高效的技术推广体系。在某种程度上而言,健全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对现代农业发展具有支撑和引领功能。本文以杨凌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为例,通过考察其在现代农业发展进程中的技术推广机制创新过程,旨在为其他地区现代农业发展和科技推广体制改革提供启示作用。 
      关键词: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现代农业;科技推广;机制创新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agriculture and the mechanism innovation for technology extension 
——As Yangling National Agricultural High-tech Industries Demonstration Zone for example 
Guo Zhan-feng Zhang Hong 
(Research center for Rural Society, Northwest Agriculture & Forestry University, Shaanxi, Yangling,712100) 
 
      Abstract: Compared to traditional agriculture, modern agriculture needs the efficient technology extension system. To some extent,the sound agricultural technology extension system can support and lead the direction for modern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 As Yangling National Agricultural High-tech Industries Demonstration Zone for example, the article reviews the mechanism innovation process of agricultural extension during the process of modern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in order to provide inspiration for modern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and technology extension system reform in other areas. 
     Keywords: High-tech agricultural demonstration zones; Modern agriculture; Technology extension; Mechanism innovation 
 

一、引言 
      现代农业的发展过程就是现代农业技术创新与推广体系不断完善的过程。改造传统农业,实现农业现代化,必须依靠技术进步和人力资本(舒尔茨,1999)。农业技术推广体系是“科技兴农”的主力军和排头兵,是连接农业技术和中国数以亿计的分散农户的桥梁,是促进中国农业发展的重要技术支撑体系(王建明等,2011)。2008年中央一号文件就明确提出,加强农业科技和服务体制建设是加快发展现代农业的客观需要。2012 年中央一号文件《关于加快推进农业科技创新持续增强农产品供给保障能力的若干意见》也强调,要充分发挥各级农技推广机构的作用,着力增强基层农技推广服务能力,推动家庭经营向采用先进科技和生产手段的方向转变。国际农业发展的经验也表明,要将农业科技成果快速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就必须要有一个高效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它扮演着将农业技术传递给农民的重要角色(展进涛、陈超,2009)。农户是采用农业技术的主体(王浩、刘芳,2012),而且健全的农村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是现代农业的根本保障。有效的农业技术推广应该是“科技需求拉动型”而非“科技供给推动型”(Marsh et al,2004)。自 1997 年国家在杨凌建立农业高新技术示范区以来,杨凌示范区基层农技推广机制随之创新,并且在技术推广、农民素质培育以及现代农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鉴于此,本文通过考察杨凌区现代农业发展现状与农业科技推广新机制,期望为其他地区的农业现代化以及农业技术推广机制创新提供借鉴意义。 

二、 杨凌示范区现代农业发展现状 
      杨凌区地处关中平原腹地,全区总面积 135 平方公里,城区面积 12 平方公里,87 个行政村,2011 年农业总人口 12.24 万人,耕地面积 9 万余亩,管辖“两办”(杨凌街道办事处、李台街道办事处),“三镇”(五泉镇、大寨镇、揉谷镇)。近年来,杨凌示范区已经发展现代农业示范园区达到总面积 100 平方公里,主要涉及设施蔬菜、种苗、经济林果、花卉、食用菌等八类产业。2011 年,杨凌示范区农作物单位亩产值4706 元,较 2008 年增加 2895 元,增长 175.7%。杨凌示范区共引进涉农企业 33 家,合同引资 17.05 亿元,已完成投资 11.61 亿元。由于现代农业需要规模化、集约化经营,杨凌示范区成立了“示范区土地流转管理中心”和大寨、五泉、揉谷三个乡镇土地流转办公室,共组建 36 家“土地银行”【3】,累计流转土地 3.5 万亩,涉及农户 8767户。为了进一步促使现代农业的长远发展,杨凌示范区鼓励和扶持成立了 226 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其中从事设施农业生产的合作社有 121 个,参加农户达 1600 多个。 
 

表 1 杨凌示范区农业发展与农民收入状况(1996-2011 年) 
 QQ图片20151221201807.png

      1996 年以前,杨凌农业是以传统粮食种植为主,农民基本上是延续祖传的“耕作技术”, 农业技术创新严重不足,农业技术推广效率十分低下,农民人均纯收入停留在1314 元(见表 1),处于陕西省的低下水平。由此可见,在一种农业知识是由父亲传给儿子的文化中,新农业技术的诞生必然要经历缓慢的阵痛。这不是一个能够迅速产生新作物品种并为有效地种植这些新品种提供追加资本的制度或环境,完成这种技术变革所需要的是一个农业科研和实验制度(马若孟,1999)。自 1997 年国家设立杨凌农业高新技术示范区以来,农民的收入稳步上升,设施农业所占比例持续增大。截止2011 年 7 月底,杨陵示范区设施农业和露地蔬菜总面积达 3.38 万亩,其中设施农业占 2.82 万亩,露地蔬菜面积 0.56 万亩;蔬果菌年产量可达 11.4 万吨;鲜花年产 20万支,盆栽花卉 363 万盆。如表 2 所示,2011 年底,杨凌示范区设施农业总产值已达53508 万元,占农业总产值(87682 万元)的 61%,全区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到达9149 元(见表 1),位居全省前列。由此可见,现代农业已成为杨凌农业的主导产业并且显著地促进了农民增收。 

表 2 2007-2011 年杨凌示范区农业总产值与设施农业总产值 
QQ图片20151221202100.png
 
三、杨凌示范区农业技术推广机制创新 
      伴随杨凌示范区现代农业的不断发展,农业技术推广机制也相应需要创新。为了与现代农业的发展速度和规模相适应,杨凌示范区政府在 2011 年开启农村基层农业推广体系改革工作,着重从体制内外两个方面进行农业技术推广机制创新。 
      (一) 对体制内推广资源进行整合优化 
      1. 依照产业布局设置推广服务机构   杨凌示范区根据各镇(办)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自然地理条件、农业产业布局和交通状况等综合因素,设置杨凌街道办农技综合服务站、揉谷镇农技综合服务站、五泉镇农技综合服务站、大寨镇农技综合服务站,撤销李台街道办事处农业综合服务站。整合推广资源的总体原则是遵循现代农业的重点区域加强、非重点区域整合。与此同时,在现代农业示范园区内建设3个农产品质量安全速测站,按照属地管理原则,承担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和安全宣传教育等公益性职能。 
      2. 实施绩效考核制度和激励机制   在中国,基层农技推广体系的编制定员主要由各省(区、市)根据需要自行解决,农技推广人员的聘任和管理与地方公务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类似(申红芳、王志刚、王磊,2012),因此造成中国农技推广体系缺乏激励机制(黄季焜、胡瑞法、智华勇,2009))。目前杨凌示范区共有推广人员45人,其中男性31人,女性 14 人;其中杨凌示范区政府农业局的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现有推广人员 17 人,其他镇办共 28 人。78%的推广人员介于 41-50 岁之间,60%的推广人员具有大专以上学历。这些推广人员对全示范区各镇的现代农业园区实行分区域管
理,按照谁管理谁负责的责任制办法,对所管辖区域的农户提供技术指导和咨询,并实施“推广绩效与工资挂钩”的奖惩措施。 
      为了鼓励基层农技推广人员深入一线,及时解决农户生产中遇到的实际问题。杨凌示范区对基层农技推广人员制定了相关的优惠政策【4】:(1) 年满 40 周岁(包含 40周岁)以上且在基层农技推广岗位工作满 10 年的农技人员在职称考试中可免考英语;(2) 在农技推广部门连续工作满 10 年的农技人员,可获得中级职称认定;(3)基层农技推广人员可享受示范区财政给予 100 元/月的交通补贴;(4)在基层工作满8年的农技推广人员,可享受晋升一级工资的待遇;(5)基层农技推广人员在同等条件下评职称时,应予以优先考虑。这些政策的实施极大地调动了基层农技推广人员的积极性。 
      3.设立专门的农业技术推广管理服务机构   现代农业园区农技服务中心是杨凌示范区单独设立的联结专家教授、农民技术员与农民的一个中介服务机构。如果农民在生产过程中遇到技术问题,随时可以向农技服务中心拨打免费电话(“农技 120”)进行技术咨询,这部电话的相关费用由示范区政府承担,大约每月需要支付电话费用300-400 元。农技服务中心每天都安排聘用的农民技术员轮流值班,负责提供咨询和处理农户遇到的各种技术问题。如果遇到通过电话咨询解决不了的技术难题,农技服务中心则及时联系杨凌示范区政府聘请的专家教授出面进行处理。 
      (二)充分吸纳体制外推广资源 
      (1)实施农民技术员制度,促进技术扩散  1990 年杨凌示范区开始聘用农民技术员,一个乡镇只安排一名农民技术员,全区只有 4 个农民技术员,因为杨凌示范区当时只有三个村庄种植蔬菜大棚,规模不大,只有 3000 亩,但是目前全区的现代农业规模已经发展到 3.1 万亩(温室 1.3 万亩,大棚 1.8 万亩)。杨凌示范区聘用的农民技术员在现代农业规模化发展中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2012 年全区共有农民技术员 59 名。根据杨凌示范区现代农业分布情况,每一个片区设立一名农民技术员。这59名农民技术员都是经过集中培训和示范区科技局统一组织严格的专业考试后才颁发聘用证书,示范区政府每月为每个农民技术员提供 1200 元的工资,让其无偿为其他普通农户提供技术指导。目前这些农民技术员的文化教育程度大部分都在高中以上,按照专业知识和经验划分,他们中具有高级农技师的职称的占 30%,初级农技师占 60%,普通技术员占 10%。 这些农民技术员也经常需要参加相关技术培训,主要目的是接受专家教授的新技术,最后由他们负责将新技术推广给其他普通农户。 
      (2)聘请专家教授入驻农业园区进行试验,并将新技术示范给农户  根据目前现代农业发展的需求,杨凌示范区政府聘请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五名专家教授,并实行首席专家技术负责制。这些教授来自相关专业领域,主要负责现代农业标准化生产和经营管理等方面的技术工作,主要对农民技术员提供技术培训以及对农户生产过程中的技术难题进行全方位指导。受聘专家的薪金待遇由工资和奖金构成,配合示范区完成现代农业技术服务任务的专家每人每年 20000 元。由专家本人研究或引进的新技术,使普通标准日光温室大棚的纯收入平均超过 5000 元,每人奖励 10000 元;超过10000 元的,每人奖励 30000 元。杨凌示范区农技服务中心全面负责专家的管理、考核、服务工作并实行每月例会制度和联席制度以及绩效考核制度。由绩效考核决定续聘、解聘,聘用周期为一年。
      (3)积极培育农民专业技术合作社 积极培育农民专业技术合作社,促进现代农业技术推广 随着杨凌示范区现代农业的规模不断扩大,农民专业合作组织也是迅猛发展,已覆盖了所有涉农产业。截止 2011 年 10 月,全区农民专业合作社283个,出资社员1800人,出资额3.7亿元,带动农户 8350 户。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发展,实现了示范区现代农业向“生产标准化、技术先进化、经营品牌化、产品安全化、管理规范化”标准发展。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技术创新、推广与应用,改变了农户的传统观念,促进了农业科技成果转化。以杨凌示范区揉谷镇果蔬专业合作社为例,该合作社严格按照“民办、民管、民受益”的原则,采取“统一规划、统一种植、统一技术、统一销售、统一分配”的“五统一”运行机制,其宗旨是为社员提供生产技术、运输、销售、等综合服务。在产前、产中和产后整个生产过程中,合作社组织相关的技术人员,对农户展开相关培训并进行现场技术指导,严格实行科学经营与管理。与此同时,合作社在提供无公害、绿色生产技术培训以及倡导无公害施肥和病虫防治技术的基础上,将农户联合起来,以稳定销售、扩展产业链、实现“纵向一体化”(高原,2011),并通过一定的合作机制,在农户与市场之间建立有效的对接机制,把农户分散经营转变为合作经营,加强农业的组织化程度,已经成为农业组织化、社会化、现代化的重要途径(关付新,2009)。 
      (4)鼓励龙头企业带动新技术推广,促进地方产业升级   在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诸如台湾美庭公司、陕西赛德公司、陕西新华府公司、陕西秦宝牧业公司等许多农业龙头企业入驻杨凌示范区现代农业园区,在技术创新和推广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尤其在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农业技术标准化、农民技术培训等方面,真正发挥了科技园区的示范带动作用。因为,现代农业科技园区是聚集农业优质资源要素的重要平台,是推进现代农业转型升级的有效抓手,而创新集成示范基地建设是实现农村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主要阵地(顾骅珊,2012)。杨凌示范区鼓励企业采用“公司+农户”、“公司+合作社+农户”等模式,与科技人员、农户、合作社结成利益共同体,建设生产基地和示范基地,推广新标准、新品种、新技术,延伸产业链,实现产业升级,带动农民增收并发挥其对周边地区的技术辐射作用。 
      现代农业发展同样需要构建现代农业产品供应链体系,以信息化为基础,以渠道体系为核心,以组织体系为支撑,以服务体系和安全体系为保障促进农产品供应链的高效运作(赵晓飞,2012)。陕西新华府公司凭借其产业链上销售环节的优势,采取“订单农业”和“承租农业”两种形式与示范区农户进行合作。其中,“订单农业”是指农户在自己的大棚内严格按照企业“农资统一、技术统一、收购统一、品牌统一、销售统一”的“五统一”标准进行经营,所有的技术服务都是由企业统一提供;“承租农业”是指农户在企业的产业园区内承租企业建造的温室等设施,只需要交纳一定承租费后按照企业统一提供的农资和技术进行种植,最后由公司按照预定的收购价格统一收购并销售。这类龙头企业一般配有专门的技术研究部门,而且技术研发与实际生产实践紧密结合,有利于解决生产过程中的技术难题。从当前运行效果来看,龙头企业这种运作模式显然有利于技术创新和推广,并且为新技术的扩散提供了示范与交流平台。 
      四、启示 
      如上所述,近年来,杨凌示范区逐步摸索出一种“在政府主导下的公益性推广模式基础上,积极吸纳体制外的推广资源,形成了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多元化推广机制。这种推广机制不仅加速了新品种、新技术的示范推广,而且带动了现代农业的快速发展,并促进了农民持续增收。这些发展经验对其他地方的启示如下: 
      (一)有效整合基层农技推广体制内外资源,创新推 ,广机制以适应现代农业发展的需要 
      杨凌示范区政府在优化推广体制内部资源的基础上,为了调动基层农技推广人员的积极,实施激励政策,并将业绩考核纳入到工作考核当中,使得农技推广人员真正发挥了应有的作用。与此同时,政府也将体制外的推广资源吸纳到现行的农技推广体系中,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聘请农业高等院校的专家教授进入现代农业园区进行试验、示范,以便及时将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一是杨凌示范区政府聘用若干农民技术员,这些农民技术员在一定程度上补充现有农业技术推广体制内人力资源缺乏的问题,并且对技术在其他普通农户之间的传播和扩散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些举措明显具有政府主导的公益性推广之特点。 
      (二) 以市场需求为导向构建多元化农技推广模式,以推动现代农业的发展与升级 
      杨凌示范区在公益性推广的基础上,一方面政府积极扶持、指导各类农民专业合作社,鼓励其进行规模化生产,开展集约化经营,为农户提供全方位的科技服务,主要目的是实现农户纵向合作化,从而有利于操控农产品的后期加工、储藏、运输、销售等环节(恰亚诺夫,1996),以延长农产品产业链和增加农业产品的附加值;一方面政府通过市场导向部署产业发展规划,制定相关优惠政策,为龙头企业提供资金保障和建设用地方便,以此带动新技术在农户之间的传播。这两种模式与上述政府主导的公益性农技推广模式一起构成了杨凌示范区多位一体的多元化现代农业技术推广模式,在发挥政府主导的公益性推广机制的基础上,凸显了农民专业合作社和龙头企业在现代农业技术推广过程的作用。 
     (三)在农村劳动力结构变迁的现实处境下,充分发挥科技示范农户的带动、引、领作用 
      鉴于当前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的现实背景,大部分留守农民年龄偏大,文化程度偏低,对新技术的接受能力有限,尤其对现代农业所需要的高新技术更是“望而却步”。面对农村劳动力结构失衡问题,杨凌示范区政府在农技推广过程中特别注重科技示范农户对其他普遍农户的“表证、示范、引领”的作用。首先,杨凌示范区实行基层农技推广人员(包括农民技术员)包抓科技示范户,实行农技推广人员与科技示范户面对面、手把手的技术指导。其次,科技示范户做好新技术的“二传手”工作,带头推广新技术,并组织辐射区域的农户参加技术培训,向普通农户传授新技术的要领,及时向农民技术员反馈生产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有针对性的培训主题,确保新品种和实用技术的推广。 
      总之,杨凌示范区在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对农技推广机制进行了探索和创新,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是仍然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政府部门与科研单位、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农户没有形成整体合力,缺乏有效的激励机制,导致各个相关主体缺乏相互补充与配合、甚至出现重复培训等浪费资源的现象,以致于难以解决目前园区产业发展中存在的问题。【5】因此,在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要加快农业科技创新体系和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建设;进一步优化创新资源配置,加强对公益性农业科研机构和农业院校的支持,促进产学研、农科教结合,继续支持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同农民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农户开展多种形式的技术合作,不断增强农业的技术创新能力、公益服务能力和自我发展能力(刘春香、闫国庆,2012),从而形成有效的、可行的利益激励制度,以此发挥农业技术推广机制在现代农业发展过程的重要作用。 

注:
*本文得到 2010 年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农业现代化进程中的村落变迁研究”(编号:10BSH017)的支持;且系 2012年陕西省社科基金重点项目“陕西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农业科技推广体制创新的社会学研究” (编号:12G072),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科技创新专项(编号:QN2011171)以及“农村劳动力结构变迁背景下的农业科技推广机制研究项目”(编号:TGZX2012-34)的阶段性成果。 
【1】郭占锋,男,博士,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村社会研究中心讲师,邮编:712100,邮箱: guozhanfeng@cau.edu.cn. 联系电话:18291919673. 
【2】张 红,女,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农村社会研究中心副教授,邮编:712100。
【3】杨凌示范区“土地银行”的运作方法是,农民以每亩 700 元不等的价格将土地存入土地银行,企业、本村村民或外地农民再以每亩 700 元不等的价格从土地银行租用土地,用以规模化经营。这样即便农民去外地打工还有一份租地收入,从而有效地增加了农民收入。“土地银行”不但有董事长,还有监事长、理事长。“银行”的土地流入流出及财务管理,都是公开透明的,受村民监督、政府监管。通过“土地银行”将土地流转,杨凌示范区才形成了规模化经营的现代农业园区。
【4】2011 年9月《杨凌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杨凌区基层农技推广体系改革实施方案的通知》(见杨政办发[2011]号)。 
【5】参见杨凌示范区老年科教协会所完成的《杨凌现代农业示范园科技创新调研报告》,2011 年。 

参考文献 
[1] Marsh,Sally P.;Pannell,David J.Lindner,Robert K. Does Agricultural Extension Pay? A Case Study for a New Crop,Lupins,in Western Australia, Agricultural Economics,30,2004. 
[2] 高原.市场经济中的小农农业和村庄:微观实践与理论意义.开放时代,2011(12) 
[3] 顾骅珊.农村科技引领城乡统筹发展的路径选择与制度设计.农业经济问题,2012(2):38-43. 
[4] 关付新.中国现代农业企业组织的形式及演进.农业现代化研究,2009(1):43-50. 
[5] 黄季焜、胡瑞法、智华勇.基层农业技术推广体系 30 年发展与改革:政策评估和建议.农业技术经济2009(1):4-11. 
[6] 刘春香、 闫国庆.我国农业技术创新成效研究.农业经济问题,2012(2):32-37. 
[7] 马若孟(美)著.中国农民经济:河北和山东的农业发展 1890-1949.史建云译,江苏人民出版社,1999 年版。 
[8] 恰亚诺夫(俄).农民经济组织.萧正洪译.中央编译出版社,1996 年版。 
[9] 申红芳、王志刚、王磊.基层农业技术推广人员的考核激励机制与其推广行为和推广绩效.中国农村观察2012(1):65-79. 
[10] 王浩、刘芳 .农户对不同属性技术的需求及其影响因素分析.中国农村观察,2012(1):53-64. 
[11] 王建明、李光泗、 张蕾.基层农业技术推广制度对农技员推广行为影响的实证分析.中国农村经济,2011(3):4-14. 
[12] 西奥多· W·舒尔茨.改造传统农业.梁小民译,商务印书馆,1999 年版。 
[13] 展进涛、陈超.劳动力转移对农户农业技术选择的影响.中国农村经济,2009(3):75~84. 
[14] 赵晓飞.我国现代农产品供应链体系构建研究.农业经济问题,2012(1)15-22.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杨学军等:农民专业合作社合作意.. 下一篇赵晓峰 张红:从“嵌入式控制”到..